<var id="5ftzx"><dl id="5ftzx"></dl></var><var id="5ftzx"></var>
<menuitem id="5ftzx"></menuitem>
<var id="5ftzx"></var>
<var id="5ftzx"></var><var id="5ftzx"><video id="5ftzx"><listing id="5ftzx"></listing></video></var><var id="5ftzx"></var>
<menuitem id="5ftzx"><dl id="5ftzx"></dl></menuitem>
<var id="5ftzx"></var><var id="5ftzx"></var><var id="5ftzx"><video id="5ftzx"></video></var>

教培行業大撤退,無人登上第一“寶座”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

  歪道道 原創  ·  2021-05-28 16:44
教培行業大撤退,無人登上第一“寶座” - 金評媒
作者: 歪道道   

去年12月,俞敏洪在公開場合表示,“培訓教育被過度開發,在線教育各種燒錢,資本退潮后,將會出現一地雞毛的情況”。只是,他沒想到這其中也包括自己。4月,有媒體報道,新東方在線大規模裁員,盡管新東方及時作了回應,可外界依舊沸沸揚揚,而裁員風波還沒過,又傳來被頂格處罰的消息。

新東方的危機,僅僅是教培行業風雨欲來的一小幕。

美東時間524日收盤,在線教育指數大跌16.53%。其中好未來跌17.14%,新東方下跌18.29%,高途下跌12.05%,尚德機構跌9.88%,有道跌9.22%,樸新教育跌22.44%、華富教育跌10.97%,其他均普跌。

股市震蕩,緣由來自一則消息。有媒體報道,最晚于7月底,北京市海淀區教委即將出臺“雙減”政策。知情人士透露,政策出臺后,校外培訓機構將面臨“三不”—不得在假期上課、學科類及素質類培訓機構不得上市、教育培訓機構不得大肆進行廣告宣傳。

消息越傳越廣,盡管海淀區教委后來出來辟謠,稱網傳“教育機構暑期不許開課”為不實消息,可這些教培機構焦慮的心情全然沒有平復。這幾個月,流言四起,他們早已如同驚弓之鳥,草木皆兵。

事實上,資本退潮、機構跑路,家長也“惶惶不可終日”,預見正在轉變為現實。

打“蛇”打七寸

進入2021年以來,一場自上而下的監管風暴已經在教培行業醞釀了許久。

3月中旬起,北京朝陽、昌平、海淀等各區教委,陸續傳出繼續停止線下培訓和集體活動、對線下培訓機構進行實地檢查等消息,按照規定,北京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要自查自評,經各區教委審核通過后才可以恢復線下開課;與此同時,海淀區教委聯合海淀區金融辦明確表態,校外培訓機構申請線下復課時必配資金“監管人”,要求單次收費不能超過3個月。

5月份,教培機構的預付費全額監管已經普及到了北京所有地區,而不少線下機構仍沒有復課。

這場監管波及的遠不止是線下培訓機構,最近一段時間,學而思、作業幫、猿輔導等頭部在線教育平臺,先是下架了針對學前兒童的課程,而后又被點名批評,處以罰款。等到524日,在線教育股市震蕩,似乎已然預示著“雙減”政策的逼近。

在這場風波中,雖然引起事件的傳聞被認定為個人推測和分析,可海淀區的辟謠還是有些微妙,它直白明了地否定了“暑期不準開課”的謠言,卻對另外兩個“不”不加言語。巧的是,最近恰恰有不少在線教育機構頻繁傳出上市的消息,像掌門教育,已經向美國證監會遞交了IPO申請,作業幫也正與顧問就潛在的上市事宜進行合作。

所以,如果這個時候卡住教培行業的上市進程,那大批在線教育平臺背后的投資機構將無法正常退出,這場已經進行到最后階段的燒錢游戲就真的“雞飛蛋打”了。至于海外上市,同樣不太樂觀,跟誰學連續遭到16次做空,這意味著國外市場對教育概念股也不看好。

2.jpg

除了上市,限制和約束廣告投放,也將成為對在線教育的致命一擊。從去年疫情之后,在線教育迎來行業紅利,各大平臺為了爭奪流量,大規模投放廣告,原本靠聽課體驗拉攏用戶的競爭徹底轉變為盲目燒錢的營銷戰。公交站牌、地鐵廣告墻、電梯間屏幕、直播間、短視頻平臺、綜藝晚會…任何可以打廣告做營銷的地方都少不了在線教育平臺的身影。

雖然網傳消息中,“教育培訓機構不得大肆進行廣告宣傳”并未確認,可是約束教培機構的廣告投放已是板上釘釘。最近,央視黃金時間段輪番播放的在線教育機構廣告被緊急撤下,抖音、朋友圈等傳播渠道的投放也大幅減少。

有企業表示,他們今年線上阻礙和線下的廣告投放減少了30%。

在預付款資金、上市流程以及廣告營銷上不斷增強監管力度,這次整改幾乎對準了教培機構的要害,一場風暴即將來臨。

資本逃散,誰還能支撐在線教育?

資本的嗅覺遠比從業者更加敏銳。去年5月,根據高瓴資本向SEC(美國證監會)遞交的2020Q1持倉情況,原本高瓴資本持股最高的好未來,繼上季度被減持276.23萬股后,再度減持395.97萬股,兩次減倉比例超過53%。到了今年5月,僅剩下的405萬股,也被清倉。

2020年,老虎環球基金曾建倉高途,買入302.08萬股,而2021年第一季度也全數清倉。

上岸的好未來和高途(跟誰學)尚不好過,還在依靠融資擴張的猿輔導、作業幫等在線教育平臺更慘,本來想等待一個好的窗口期上市,沒曾想監管風暴越發猛烈,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而他們背后的投資機構尤為焦慮,整個行業的融資狀態已經趨冷。

根據《2020年度中國在線教育投融資數據報告》顯示,2020年我國在線教育共發生111起融資,總金額超539.3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67.37%。進入2021年,在線教育領域累計發生融資事件75起,累計融資金額125.8億元,其中K12教育融資金額僅為13.5億元。而且今年K12領域最大一筆融資僅1.5億美元,與去年動輒10億美元以上的融資額相差甚遠。

這將導致一個直接的后果:頭部機構在去年的融資積累下,資金比較充足,再加上不用燒錢了,短期內的生存問題不大,可是腰部的中小型機構很可能遭受重創。

3.jpg

據企查查統計,2020512日至2021512日,每個月都有幾十家甚至上百家的教培機構注銷或吊銷。其中,20213月注銷和吊銷的教培公司有310家,4月有307家,達到了近一年教培機構注銷和吊銷的最高峰。

倒掉、注銷或者跑路的教培機構,不乏經營多年、在本地深得家長信任的老牌子。一位正在維權的家長表示,自己為了女兒初三沖刺,繳納了5萬元培訓班課時費,全都打了水漂。

資本冷卻,只是其一。去年,教培行業行業之所以如火如荼,不僅僅是因為投資人和創業者看中了在線教育的紅利和雞娃圈的瘋狂,預付費模式的流行,也讓機構運營又多了一重生存保險??梢哉f,教培機構的運營成本和擴張所需,一部分來自融資,另一部分就來自預付費。

但如今,預付費已經不能再起到積累資金池的作用了。根據最新發布的《北京市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預收費管理辦法(試行)》規定,預收費用須全部進入本機構學費專用賬戶,機構應將必要的交易信息提供至存管銀行,存管資金撥付須與授課進度同步、同比例。

一旦這種監管方式普及到全國,機構將無法挪用預付費來支持機構運營。

爭不到的行業“寶座”

監管風暴來臨之前,資本對在線教育寄予厚望,不少人相信在線教育市場一定會沖出一個千億美金市值的大公司。一位投資人也信誓旦旦,“這是百分之百的(事兒),至少八、九百億美金,比現在上的這些(市值)高是百分之百的?!?/span>

最關鍵的兩個選手,一個是猿輔導,另一個是作業幫。當時這兩家都傳出上市消息,暗潮洶涌之下,爭搶誰先上市的意味已然明顯。

據《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網課市場白皮書暨2021年前瞻報告》顯示,猿輔導正價課用戶總數402萬,居于行業之首,其次是好未來、作業幫直播課,分別以310萬和200萬正價課用戶數排名第二、第三。當然,在線教育的格局并不如這份數據寫得這么鮮明,也有行業人士透露了去年秋季在線教育正價課招生量,學而思網校招生240萬,作業幫、猿輔導在220萬左右,跟誰學差不多150萬。

拋開已經上市的學而思和跟誰學,猿輔導和作業幫的較勁,如同當初優酷、土豆爭相上市時,儼然是奔著行業寶座而去。

然而,這場競爭估計是沒有結果了。接連不斷的重拳出擊,已經讓頭部機構自顧不暇,被限制廣告投放后,他們的首要任務是如何尋找新的方式獲取用戶,而不是在營銷上相互廝殺。更何況,一旦受監管風暴來臨,機構無非是流血上市,搶先上市的反而可能不利。

一個更悲觀的猜想是,頭部平臺還未進入決戰時期,野蠻生長的在線教育就已經被外部監管叫停,這場風暴之后整個行業是否會被資本拋棄,又或因長期陷于虧損而不被市場看好,這些可能性都是存在的。而不管哪種,當在線教育經過大規模洗牌,又背負沉重的監管,從追捧到冷卻、觀望,都將意味著行業從風口回落。

屆時,行業寶座誰來坐,已經沒有多大的討論價值了。

這點可以參考此前大火的直播。2016年,千播大戰,映客、花椒、一直播、熊貓直播頻頻刷新熱度,斗魚、虎牙互挖墻腳,好不熱鬧??墒且患埞?,直播被整改,上千家平臺只剩幾個頭部艱難上市,斗魚和虎牙到最后還不得不合并。

到現在,沒人再去爭論映客、花椒誰是行業第一了,泛娛樂內容平臺霸主頻繁易位,主角早已從在線直播更迭到短視頻。

早前,很多人預判,在線教育市場不會出現絕對的集中,而是進入“相對寡頭時代”,但是生存環境越變越差,未來不排除業內會再次迎來并購。畢竟燒錢燒了那么久,想要盡早止損,并購是資本的慣用方式。

教育本身是慢工出細活,互聯網的打法并不適合,現在監管“靴子”即將落地,慢下來,重新思考下一步,才是最緊要的事。

歪道道,互聯網與科技圈新媒體。同名微信公眾號:歪道道(daotmt)。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歪道道

歪思妙想創始人,互聯網與科技圈深度觀察者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男女黄色视频网站,男女黄色网,男女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