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5ftzx"><dl id="5ftzx"></dl></var><var id="5ftzx"></var>
<menuitem id="5ftzx"></menuitem>
<var id="5ftzx"></var>
<var id="5ftzx"></var><var id="5ftzx"><video id="5ftzx"><listing id="5ftzx"></listing></video></var><var id="5ftzx"></var>
<menuitem id="5ftzx"><dl id="5ftzx"></dl></menuitem>
<var id="5ftzx"></var><var id="5ftzx"></var><var id="5ftzx"><video id="5ftzx"></video></var>

搞垮中國芯?臺積電估計自己都不信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為了不確定的未來風險而忽視現實需求,畏懼于一個外來者,這是不是也把國內芯片產業想得過于脆弱了?

  歪道道 原創  ·  2021-05-25 14:24
搞垮中國芯?臺積電估計自己都不信 - 金評媒
作者: 歪道道   

426日,據報道,臺積電將在內地投資28億美元,基于南京的一家現有工廠新建生產線,新產能預計2023年中達到月產4萬片的規模。

放在全球芯片產能不足的環境下,這本該是一則好消息,然而一位通信行業分析師撰文,臺積電此舉意在“把大陸芯片企業擠垮”,一石激起千層浪。在他看來,“在南京擴產,臺積電成功地避免了臺灣的缺水、缺電問題,又避免了美國建廠的高成本、低效率,達到壓制大陸芯片制造企業的效果,讓大陸的芯片企業無法與之競爭”。

對臺積電28nm成熟制程擴產動機的種種揣測,滋生了層出不窮的陰謀論,也使得輿論之中反對臺積電南京擴產的聲音愈演愈烈。

然而是好是壞,見仁見智。

顧當下,還是顧未來?

317日,中芯國際聯手深圳政府開展項目發展與運營,據悉,中芯深圳項目將投入23.5億美元,用于28nm及以上集成電路的擴產;

差不多同一時間,有消息稱臺積電計劃在亞利桑那州建設65nm制程芯片廠,而根據最新消息顯示,臺積電正草擬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建設全球最頂尖的3nm乃至2nm制程芯片廠;

再然后,臺積電南京擴產28nm制程的消息傳來;

兩個月內臺積電動作頻繁,這很難不令外界浮想聯翩,而且這邊把5nm、3nm制程芯片的工廠建在美國,那邊把看似對其不甚重要的“落后”制程拋之國內,直觀上的偏向已經造成了一定的誤解。而這個制程又恰好卡在國內能夠量產的最高技術水平,很多人自然而然覺得臺積電是跑來和中芯國際搶市場的。

臺積電此舉,將給國內芯片市場帶來競爭壓力,這毋庸置疑,所以,反對者認為臺積電“包藏”禍心,意在打壓中芯國際等大陸本土企業。這是站在國內芯片產業發展未來的角度思考。

2.jpg

然而,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全球芯片短缺帶來的影響,已經從汽車產業蔓延到家電、游戲機、醫療及網絡設備等各個領域,當下,這些領域的相關企業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是芯片產能不足,而非芯片國產化。如果說為了顧及未來臺積電帶來的威脅,而不顧當下的需求,趕走臺積電,這似乎也說不通。

據《電子時報》的報道,晶圓大廠聯電將于71日再次調漲代工價,12英寸28nm報價約在1800美元,較第二季度1600美元調漲近2成。即使如此,像聯發科這種大客戶,幾乎是不問價格、只求有產能。

全球及國內缺芯的現狀,已經到了難以預估的程度,而最后的壓力將更加集中在中小企業身上,畢竟當大客戶優先包攬產能,眾多沒有議價能力的中小企業只能干等。

芯片短缺,其實也解釋了為什么臺積電在國內擴充產能,瞄準的卻是對中芯國際至關重要的28nm制程。目前缺芯最嚴重的,不是手機、電腦、內存,而是很多人眼中使用28nm“落后”制程的物聯網、電源管理、顯示驅動、傳感器等芯片。擴產28nm產能,可以說是當下代工廠的共同選擇,而不單單只有臺積電。

在緩解國內芯片產能不足之外,臺積電是否還有別的“禍心”,我們不得而知,而且即使有,為了不確定的未來風險而忽視現實需求,畏懼于一個外來者,這是不是也把國內芯片產業想得過于脆弱了?

搞垮中芯國際?不太可能

在芯片代工領域內,如果讓國內外廠商選擇代工廠,他們首要考慮的確實是臺積電不假,可是臺積電的報價也是同行業最貴的,所以,對不同廠商來講,臺積電未必是最優選擇,而這便給了臺積電之外的代工廠生存空間。

可能也正是這個無奈的事實,讓很多人看清了國內芯片代工企業與臺積電在技術上的差距,他們擔心一旦臺積電有心打壓競爭對手,我們將沒有還手之力。

這未免有些過于悲觀了。2020年,國內集成電路進口額達到3500.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2萬億元),同比大增14.6%,即使如此,產能依舊跟不上國內的需求增長,尤其是智能汽車、人工智能、物聯網等產業在國內蓬勃發展,這些領域需要大量的芯片,而28nm以及28nm以上的成熟制程,主要就是用于物聯網、電源管理、顯示驅動、傳感器等芯片。

用中國工程院院士吳漢明的話說,按照目前的速度發展,再過幾年中國產能和需求的差距至少相當于8個中芯國際現在的產能。

3.jpg

而這意味著什么?一家臺積電吃不下這么大的市場,4萬片的月產能也補不足國內巨大的產能缺口。只要這個缺口還在,中芯國際意欲擴張的28nm制程便留有生存的空間,打價格戰也不會讓臺積電一家獨大。更何況,臺積電和中芯國際的客群差異極大,不是臺積電一降價,客戶就一溜煙兒跑了。

早在臺積電之前,中芯國際已經走在擴產的前列。在深圳動工建設新工廠,28nm制程以上將擴產4萬片,此外據了解,中芯北京廠、上海廠此后依然有計劃大規模擴產,合計每月新開產能可能在10萬片以上。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臺積電擴大28nm制程的芯片產能,而中芯國際當前的主要營收仍來自55nm以上芯片,28nm制程貢獻的營收實在很低。在中芯國際尚未成熟掌握和攻破28nm高端工藝,并把產能重點轉移到28nm之前,臺積電在南京擴大產能,并不足以給中芯國際帶來致命的沖擊,使其失去基本盤。

換句話說,即使退一萬步講,臺積電真的要喪心病狂地在國內搞低價傾銷,中芯國際靠著55nm以上芯片業務,也不至于會被直接搞垮。而且中芯國際畢竟已經掌握了28nm工藝,等到在這一“黃金”制程上逐步縮小與臺積電的技術差距,國內市場的競爭優勢仍然會重新回到中芯國際身上。

國產芯片行業需要壓力

國人對臺積電的不解與埋怨由來已久,所以在這場針對臺積電擴產的輿論中,反對的聲音愈演愈烈。

2009年,中芯國際與臺積電曠日持久的侵權訴訟終于落下帷幕,然而它付出的代價過于慘重,創始人張汝京辭職離去,臺積電還獲得了中芯國際8%的股份。據說,當時中芯國際與臺積電在工藝制程上僅相差兩年,大有一路高歌猛進,追趕臺積電的勢頭??墒菑埲昃┮浑x開,整個公司都亂了套。

不少人認為,臺積電懼怕中芯國際,使了損招,才導致中芯國際與臺積電的技術差距越拉越大。當然,這種臆測過于簡單了,其實在張汝京離開前,中芯國際已經順利拿到45nm產品的生產設備,如果當時能夠快速重整旗鼓,差距不至于到了難以彌補的程度。

但是中芯國際并沒有,他們正忙著爭奪控制權。

張汝京在任時,為了謀求國產芯片的未來,不惜加大研發投入,加速擴張步伐,這使得中芯國際連續9年虧損。而在他離開后,股東和高層們一心奪權,似乎并不擔心虧損的問題,其中端倪從其財報中可見。

2011年開始,中芯國際的財報中,綜合損益表的“其他經營收入凈額”項下,時常會有數千萬甚至上億美元的進項。當時就有外媒批評,中芯國際過于依賴政府補貼。

這段時間,中芯國際的競爭壓力尤為松弛,股東們再也不擔心虧損難題,臺積電更是沒把業務重點放在國內,2011年其營收只有4%的比例來自中國。

我國共經歷了三次造芯運動,2014年,國務院印發《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各地政府紛紛響應。地方上對相關產業的落地和發展,幾乎是有求必應,只要造芯片就給錢,光拿補貼就能拿到手軟。只是,僅一年多時間,江蘇、四川、湖北、貴州及陜西共有6個百億級明星半導體項目相繼停擺。

有網友認為,一味的補貼加保護只會讓國內企業窩里斗,不思進取,反而不利于競爭力的提高,這不無道理。

比如通訊行業;2002年,華為押錯CDMA95,放棄小靈通市場,連續的失誤讓公司在這一年出現了負增長,而次年美國市場上又逢當時的行業老大思科發難,一場知識產權訴訟再次絆住了華為的腳步。內憂外患之下,華為一致對外,每一場硬仗的背后都是競爭力和凝聚力的增長。

再比如新能源汽車,特斯拉進入中國之前,蔚來、小鵬、理想等,量產還沒實現,就沒事互撕一下,搞搞營銷熱度。而特斯拉進入國內后,猶如一條鯰魚,徹底把新能源汽車的市場攪活了,一個個量產的消息接踵而至。

想實現芯片國產化,國產芯片緊追慢趕的同時,也需要競爭。

因此,對于臺積電,放任其威脅,毫無防備不可,但夸大其威脅,草木皆兵也不可。如何利用臺積電緩解產能壓力、吸取人才,又或是徹底刺激國內芯片企業的競爭力,這才是更值得思考的問題。

歪道道,互聯網與科技圈新媒體。同名微信公眾號:歪道道(daotmt)。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歪道道

歪思妙想創始人,互聯網與科技圈深度觀察者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男女黄色视频网站,男女黄色网,男女黄色网站